【深度】一桩交易,两个新时代

经历无比疯狂的周一与周二之后,德国足坛在周三逐渐恢复平静,但关于天才少帅纳格尔斯曼转投拜仁的更多相关内幕与后续持续发酵。这桩现代足球史上第一高价的教练交易,将代表德国足球传统势力的拜仁,与代表新兴势力的莱比锡RB双双推进了新时代。

*纳格尔斯曼将于今夏坐上拜仁帅位。

今天出版的《体育图片》杂志披露,这是拜仁超过40年来首次在“两巨头”赫内斯与鲁梅尼格没有直接参与的情况下所完成的换帅。而即将送别纳帅与体育主管克勒舍,外加后防中坚于帕梅卡诺的莱比锡则彻底与“朗尼克时代”划清界限,总裁明茨拉夫排除朗尼克回归的可能性,并强调这家俱乐部不需要“个人表演”。

“新两巨头”主导换帅

众所周知,拜仁能有今时今日的江湖地位,首功之臣并非上世纪70年代打下江山的贝肯鲍尔、盖德·穆勒和塞普·迈耶们,而是因伤在27岁就被迫挂靴,并立即改当经理的乌利·赫内斯。从经理到体育董事,再到俱乐部主席兼公司监事会主席,赫内斯掌权将近40年。2019年底辞任俱乐部主席与公司监事会主席之后,赫内斯改任监事会副主席,逐渐退居幕后,但影响力犹在,只是不会再像以往那样经常公开(代表俱乐部)发言了。

*鲁梅尼格今年年底就会卸任拜仁董事会主席,卡恩将取而代之。

另一方面,鲁梅尼格是在1991年与贝肯鲍尔一同回归处在动荡时期的拜仁。为了让两位大佬真正施加影响,拜仁增设了两个副主席职务。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拜仁进入了由赫内斯、贝肯鲍尔与鲁梅尼格领导的“三巨头时代”。事实上,贝肯鲍尔与鲁梅尼格当初是以赫内斯“政敌”的身份回归拜仁的,形成了相互制衡又彼此融合的格局,而这种格局一直维持到今天,推动拜仁的发展壮大。

贝肯鲍尔在1994年夏天升任为俱乐部主席。当拜仁在2002年2月将职业足球部分拆出来成立股份公司之后,“足球皇帝”便自动兼监事会主席,而鲁梅尼格则当选董事会主席。2009年11月,贝肯鲍尔卸任,赫内斯取而代之,成为了新的俱乐部主席兼公司监事会主席,拜仁也进入了“两巨头时代”,赫内斯与鲁梅尼格之间的“相爱相杀”进一步升华。

如今,拜仁进入“两巨头时代”谢幕的一年。为了更好地完成权力交接,让拜仁平稳过渡,赫内斯与鲁梅尼格没有同时离开。前辈赫内斯在2019年底将接力棒交给了没有职业球员背景、曾担任阿迪达斯CEO长达15年的海纳。而鲁梅尼格的任期在今年年底就会届满,2020年初回归并加入董事会的卡恩届时将取而代之。但所有人都很清楚,海纳不是赫内斯那样的强势人物。如果还有“两巨头”,那么新的“两巨头”不会是海纳和卡恩,而会是卡恩与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而此次换帅,正是“新两巨头”上位的象征。

*球员时代,卡恩与萨利哈米季奇当了足足9年队友。

其实早在3年前海因克斯决定不会继续执教后,纳格尔斯曼就在拜仁选帅名单上,而且排名相当靠前,或许仅次于鲁梅尼格所心仪的图赫尔。赫内斯对纳帅情有独钟,但显然时机尚未成熟,不宜操之过急。因此在图赫尔已答应了巴黎圣日耳曼的情况下,鲁梅尼格与赫内斯都退而求其次,接受了尼科·科瓦奇这个“B方案”。当时拍板的还是两巨头,而负责操办的则是时任体育主管的萨利。萨利给科瓦奇打了一个电话,就基本把事情办妥了。

如今聘请纳格尔斯曼,也是由萨利负责跟纳帅及其经纪人萨沙·布雷泽和福尔克·施特鲁特接洽。纳帅一直是萨利心目中接替弗利克的理想人选,他一早就做了相关准备。因此当弗利克向董事会提出解约之后,萨利很快就跟纳帅谈妥了。而卡恩在这次换帅当中主要负责跟莱比锡总裁明茨拉夫商讨转会费。红牛老板马特席茨与赫内斯之间有很好的私交,但在这次交易当中,两位大佬都没有出面,鲁梅尼格也没有插手,完全是由明茨拉夫和卡恩对接。明茨拉夫一开始要价3000万欧元,而卡恩最终说服对方接受1500万首付加最多1000万浮动的方案。

*51岁的卡恩与44岁的萨利将成为拜仁新的“两巨头”。

在昨天拜仁的官宣当中,人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海纳、卡恩和萨利都有发言,鲁梅尼格却没有像往常的引援或续约那样代表董事会说上几句。从跟纳帅初次接洽到三方达成协议,拜仁只是用了10天左右,卡恩与萨利的办事效率极高。长达5年的合同,也透露了新一代领导人的魄力与胆识。纳帅的到来,可以看作是卡恩为自己争取到的就职大礼——尽管这是一份天价礼品。

纳格尔斯曼带上两名助手

还有一个细节值得留意:纳帅将带上2名助手前往慕尼黑,不是助教岑布罗德、迪诺·托普默勒或者福尔茨,而是本亚明·格吕克(Benjamin Glück)与蒂莫·哈敦(Timmo Hardung)。35岁的格吕克是录像分析员。自2016年2月出任霍芬海姆职业队主帅以来,纳帅便一直将这个“好运”(Glück是德语“好运”之意)带在身边。

年仅31岁的哈敦是弗利克的老乡——海德堡人。他从2015年夏天开始担任霍芬海姆领队,两年前追随纳帅加入莱比锡,担任球队协调员。换言之,哈敦的角色跟如今弗利克的得力助手——女领队卡特勒恩·克吕格尔大同小异。由于即将要当妈妈,克吕格尔将暂别拜仁长达一年,哈敦的到来正好可以填补这一空缺。至于克吕格尔结束产假后会以何种角色回归拜仁,目前还不得而知。

*纳格尔斯曼将带上两位老助手哈敦(右)与格吕克前往慕尼黑。

除了帮助纳格尔斯曼打理杂务,哈敦能否起到纳帅与董事会之间,特别是与萨利哈米季奇之间的润滑剂作用?有了弗利克与萨利冲突的前车之鉴,纳帅与萨利之间今后能否在组队等事务上友好合作,自然成为了这次换帅的其中一个关注点。尽管纳帅此前在霍芬海姆和莱比锡都没有跟上司发生过与组队事务相关的公开冲突,而且两次都是好聚好散,离开时留下一笔可观的转会费(莱比锡当初给了霍芬海姆500万欧元解约金),但不代表纳帅一定可以在拜仁这个特殊的环境中也过得顺心。

万一纳帅与萨利产生意见分歧,哈敦能否起到一定的协调作用?假如不能,拜仁会否考虑增设一个职业队主管,来充当萨利和球队之间的沟通桥梁,以避免重蹈覆辙?毕竟萨利不光跟弗利克起冲突,也曾被助教克洛泽不点名抱怨过。如无意外,合同赛季末到期的克洛泽也会离开拜仁,甚至有可能跟随弗利克回德国队工作。

总之,如何才能让拜仁继续长治久安,无论是卡恩还是萨利,都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思考和解决,不能简单照搬前人经验,更不是斥巨资聘请纳格尔斯曼就一劳永逸。他俩必须发挥创造力,也要吸取过去这几个月的经验教训,避免重蹈覆辙。这两位球员时代就当过9年队友的新领导,究竟能否像赫内斯和鲁梅尼格那样“相爱相杀”,推动拜仁前进?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莱比锡进入“后朗尼克时代”

当拜仁即将告别赫内斯与鲁梅尼格的“两巨头时代”,2009年才成立的莱比锡也即将彻底告别“朗尼克时代”。朗尼克就是莱比锡的赫内斯。“教授”在2012年夏天出任两家红牛系俱乐部萨尔茨堡和莱比锡的足球主管,此后逐渐将工作重心转移到莱比锡,并曾两次临时兼任主教练,直到2018/19赛季结束后离开,将体育主管的位置交给克勒舍,将主教练的位置交给纳格尔斯曼。如今,克勒舍与纳格尔斯曼这两位朗尼克指定的接班人前后脚与莱比锡提前解约,将在本赛季结束后双双离开。

*明茨拉夫与克勒舍分道扬镳。

与纳帅接到拜仁邀请才离开不同,克勒舍是在没有敲定下家的情况下就请求提前一年解约。而且与纳帅开开心心地离开不同,克勒舍是有怨气的。这位40岁的帕德博恩前队长来到莱比锡之后,原本是一人(总裁明茨拉夫)之下,众人之上。结果在去年夏天,明茨拉夫将首席球探维韦利提拔为技术总监,将新闻官弗洛里安·朔尔茨提拔为媒体/联络/市场主管,两人因此与克勒舍平起平坐。在克勒舍看来,这相当于自己被降职了。

离开莱比锡之后,克勒舍完全可以在其他俱乐部得到更大的权力,例如前往法兰克福去接替博比奇,出任体育董事。不过《图片报》披露,法兰克福并没有料到克勒舍这么快就与莱比锡解约,因此尚未与克勒舍签署合同。除了克勒舍,霍芬海姆职业足球部主管罗森和拉齐奥体育主管塔雷也是接替博比奇的热门人选。

*朗尼克当初也是因与明茨拉夫有分歧而离开莱比锡。

朗尼克当初毅然提前一年离开莱比锡,主要就是因为跟明茨拉夫之间产生越来越多意见分歧。如今谈及克勒舍的离开,明茨拉夫一边间接承认克勒舍对目前的组织架构不满,一边强调3位主管分享权力这一做法不会改变,并排除了朗尼克回归的可能性,“现在我们要向前看,寻找新的解决方案。”

按照正常流程,莱比锡理应找到新的体育主管,再由体育主管负责选帅。但在新的体育主管还没有眉目的情况下,反倒是新主帅已浮出水面——曾在2018/19赛季辅佐过朗尼克的马什。这位47岁的美国教练在朗尼克离开后便前往萨尔茨堡,接过罗泽留下的教鞭。上赛季前半程,哈兰德正是在马什手下崭露头角。而本赛季冬窗转投莱比锡后一直因伤没有出场的匈牙利新星索博斯洛伊,也是马什一手调教出来的高徒。上赛季,马什带领萨尔茨堡赢得奥甲和奥地利杯双料冠军,本赛季也很有希望再次成为双冠王。而在欧冠,萨尔茨堡尽管连续两年都是小组第3,但上赛季面对利物浦和那不勒斯,本赛季面对拜仁和马竞都打出了精彩场面,可谓虽败犹荣。

*马什在萨尔茨堡带出了哈兰德。

马什与萨尔茨堡的合同还有一年,没有解约金条款。莱比锡如想挖角,就要给兄弟俱乐部象征性支付一笔转会费。除了马什,执教荷甲劲旅PSV埃因霍温的德国人罗格·施密特与美因茨05的丹麦籍主帅博·斯文松也是接替纳帅的候选人。这两人都有红牛背景,施密特曾在2012到2014年间执教萨尔茨堡,斯文松在本赛季冬歇期接手美因茨之前是萨尔茨堡卫星队利弗林的主教练。反正红牛系教练遍天下,莱比锡找个理想的新教练真不是什么难事。

“红牛”还有雄心吗?

相比于新教练和新主管,人们更加担心的是:“后朗尼克时代”的莱比锡究竟还有没有挑战权贵、争夺冠军的雄心壮志?后防中坚于帕梅卡诺已被拜仁买走,另一名天才中卫科纳特由于合同中也有解约金条款(4200万),盛传已被克洛普的利物浦看中,在纳帅手下更上一层楼并当上队长的奥地利中场扎比策与几家英超豪门传出绯闻,包括前德甲助攻王福斯贝里和匈牙利国门古拉奇也有可能在今夏转投豪门。

*在纳帅手下如鱼得水的扎比策也可能离开莱比锡。

明茨拉夫承认,算上已敲定的3名新援——克罗地亚中卫格瓦迪奥尔(萨格勒布迪纳摩)、法国中卫西马康(斯特拉斯堡)和荷兰前锋布罗比(阿贾克斯),目前球队有多达25名外场球员,而他们打算保留21人,因此确实有可能进一步卖人,“这是合乎逻辑的:我们不能只买人,时不时也要放走一些球员。”从续约时加入解约金条款以高价出售韦尔纳和于帕梅卡诺,以及出让纳格尔斯曼的例子就可以清楚看到,相比于争取竞技上的突破,莱比锡首先追求的还是做好这盘生意,特别是在当前的疫情大环境下。

其实自2016年升上德甲以来,莱比锡在短短5年间就经历了3任教练,并即将迎来第4任,而且几乎每个赛季都会有核心球员流失(2018年夏天纳比·凯塔去了利物浦,2019/20赛季冬窗走了队副德默),但“红牛”一直保持很强的竞争力,战绩没有明显波动——除了2017/18赛季受首次参加欧战拖累而跌至第6,其他几个赛季都排在第2或第3,2018/19赛季首次打进德国杯决赛,上赛季更是取得了欧冠小组出线并最终打进半决赛的历史性突破,本赛季能从拥有巴黎圣日耳曼和曼联的“死亡之组”出线也相当了不起,目前还有机会再次杀入德国杯决赛并首次捧杯。

*于帕梅卡诺已确定转会拜仁,科纳特则可能去利物浦。

明茨拉夫就说:“从2015年开始至今,我们每个赛季都能取得进步,在竞技上迈出下一步。我们会继续这样,如今希望可以再打出一个创纪录的赛季。不管出现什么人事变动,我们都会继续有一个清晰的计划,而且绝对会保持侵略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