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勒普的机会

哈勒普的巅峰时期还会再次开启吗?这位法网持久的热门人物和温布尔顿的卫冕冠军正在度过她20多岁时光的最后几个月,还有些缘由值得她乐观面对后面的职业生涯。

压力

2018年6月9日那个温暖的周六午后,哈勒普和她的团队处在如释重负的巨大喜悦中。哈勒普在法网决赛中面对此前两战皆负的斯蒂芬斯,她在先失一盘之后重整旗鼓,奋力拿下此后15局中的12局,赢得个人伟大的一场逆转。这位罗马尼亚选手已经经历了前三次大满贯决赛全部在三盘鏖战之后败北的痛苦,她首先是带着战胜自我怀疑后的救赎踏进这一天的赛场的。

“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时刻,”她说,“这是我自从接触网球后就在梦想的时刻。”她的教练达伦·卡希尔说:“那些压力和她经历的一切驱使她走到今天,汇聚成为这一天巴黎的梦幻景象。”

在此之后,哈勒普整个人轻松了很多,她对世界的看法也随之变化。疫情期间,她在去年10月宣布新冠测试阳性之前,出资为她的出生地康斯坦察和现在的居住地布加勒斯特购买了大批医疗卫生物资。痊愈复出之后,在法网,她说:“这场疫情给我带来很大的改变。我看到我们所有人的正常生活正在遭遇重大危机,而不仅仅是我们这项运动。现在我们还能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参加这项伟大的赛事,我心怀感激,同时也放下了很多负担和压力。这种感受实在难以言表。”

在个人的网球生涯上,这种心态也帮助她在2019年温布尔顿的决赛中击败小威,赢得第二项大满贯冠军。

“毫无疑问,此前四场大满贯决赛的经验使得她能够更放松地面对这一场与小威的战斗。”翠西·奥斯汀评论说:“这是梦想的一战。”

“赢得最重要赛事的决战是无比美妙的,”她的同胞好友、三枚奥运会金牌得主、“体操女皇”科马内奇说,“她已是下一代球员的楷模,也是罗马尼亚的骄傲和财富。”

哈勒普无疑是今年法网最强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当然温布尔顿也一样,她是卫冕冠军。而且,她身后的团队也在壮大,除了疫情期间暂时结束合作的卡希尔已经归队外,她的教练团队中又增加了一位新成员——罗马尼亚人阿提蒙·阿波斯图-埃弗里莫夫,这位拥有15年教练经验的同胞此前执教过另一位罗马尼亚球员卡米莉娅·贝古。

在去年职业网球停摆的五个月期间,两人就开始了训练上的合作。“团队里有两个声音也是很有帮助的。”卡希尔在今年澳网对此评价说。

身体健康的哈勒普打出她最好的网球时,能给对手带来节奏和速度上很大的压迫力。“在面对哈勒普时,你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奥斯汀在现场的评论这样说:“她不会轻易交出一分,她打得很聪明,会让对手一直处于跑动中,她的回球落点精准且有深度。”

“她有非常好的移动能力,一旦对手回球出浅她立刻会压上抢攻,”卡希尔说,“她有多种攻击武器和套路,体力与战术她兼而有之,这一点跟纳达尔有几分相似。”哈勒普与纳达尔在法网的相似度和特质确有不少相似度,不过纳达尔在这里十数年如一日取得了后世难以企及的荣耀,而哈勒普的表现还是要曲折和艰难得多。

2008年,16岁的哈勒普就在法网取得了青少年女单冠军。但进入到成人比赛中,她还是经历过成长的痛苦,2010-2013四年间她在法网仅取得一场胜利。2014是她突破性的一年,哈勒普在法网决赛中与莎拉波娃鏖战三盘告负,成就对手第五个大满贯。

尽管那个结果对于首次进入大满贯决赛的她并非难以接受,三年之后的事情才是真正的打击。2017年的法网决赛,面对初出茅庐、只会一味重锤蛮干的奥斯塔彭科,哈勒普上来就取得6-4、3-0的大好局面。即便对手奋力在第二盘扳平比分,决胜盘哈勒普再次以3-1领先,谁也不会想到随后她连丢5局,将冠军拱手相让。事情并没有结束,8个月后,她又在2018年澳网决赛中输给了沃兹尼亚奇。

自省

那场比赛后,强颜欢笑的她说:“我还在输,我还在等待机会。”这些巅峰战役失利的痛苦淬炼和锻造之下,才能成就真正的战士哈勒普。

“当出现问题或者有什么不顺利的时候,她有追根问底、把事情弄大的倾向。”网球技术分析师克雷格·奥尚内西说:“哈勒普不是一个会轻易原谅自己的人。”“她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生长环境中长大,”卡希尔说,“造就一名网球运动员需要许多因素的合力,作为教练,需要通过眼神和肢体语言就能理解他们。”

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面对强敌时,哈勒普变得异常警觉,她知道必须不断给对手施加压力和专注于每一拍的质量才有机会过关。但在大满贯赛事的第一周,她变得比自己想象的要放松和懈怠,等待对手犯错的思路比主动攻击更多。如果你不是主动上手进攻的一方,单纯靠防守和控制,即使面对排名较低的选手也很可能会输。

那些不期而至的苦战不是什么美妙的记忆,今年澳网第二轮对阵汤姆贾诺维奇即是一个范例。那场比赛直到决胜盘2-5落后时,哈勒普才如梦初醒火力全开,连拿最后5局赢下比赛。“我一直在喃喃自语,说了太多负面的话,”哈勒普说,“我要向我的团队道歉,处在负面情绪之下,对他们想必也有很多不该表达的东西。”

值得赞赏的是,不管面对什么结果,她从未逃避自己应有的责任。“她是一个诚实面对自己错误的人。”卡希尔说。

去年疫情全球流行导致赛程的紊乱,使得哈勒普有机会在9月的法网度过她29岁的生日。这是给球员们带来希望的金秋,哈勒普整个春季和夏季都呆在欧洲,也没有参加美网以全力备战她最钟爱的法网。在踏上法网征程之前,她在布拉格和罗马都赢得了冠军。

在法网,作为头号种子,前几轮并未遭遇苦战,甚至仅用54分钟就以送蛋方式将2019在法网击败她的阿尼西莫娃拿下。不过第四轮她碰到了石头,突然成长起来的斯维亚泰克爆出惊天大冷淘汰了哈勒普。接下来的事情证明这个冷门并非侥幸,波兰小将一黑到底夺得冠军。

“接受失利当然不是件轻松的事,”哈勒普说,“在职业生涯面对这种苦涩是一个常态,我要做的只是吃一块巧克力,准备明天能做得更好些。”

巅峰体验

今年澳网,同样第四轮,她再次面对斯维亚泰克,实现了甜蜜的复仇,不过随后的八强战她输给了小威。澳网之后她因为背伤开始休养,为红土赛季做准备,谁都知道她对罗兰·加洛斯的冠军有多么渴望。“一旦有过那种巅峰体验,伟大的球员一定会想再来一次,”卡希尔说,“她当然对第二座法网冠军奖杯无比渴望。”

随着法网和温布尔顿的日益临近,尽管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人们还是想问哪一个冠军对于哈勒普会压力更小些?在巴黎,她一直背负着最大热门的期待和压力,同时又有舒适度更高的场地环境,而2019年温布尔顿的夺冠之旅则像是一场奇幻冒险。

“我从未想过在长人如林、Ace如雨的草地大赛中竟然能笑到最后。”哈勒普在那一年夺冠之后说。

无论如何,考虑到哈勒普永不停歇的战斗意志、各项技术环节的持续精进、明显提升的二发、强悍稳定的底线攻击之后新增加的中前场攻击尝试,忽视她在重大赛事上的决心和能力都会是错误的。“以她的身体条件,势必每每都要面对身高力大的对手,很多非技术因素要做得更好,”奥斯汀说,“但她技术的核心,防守质量、击球的精准度、预判必须始终严谨,一丝不苟。”

要想赢得夏季两项接踵而至的大满贯,她必须成为将内心平静和爆炸力融合得完美无缺的哈勒普。

文/乔尔·德拉克 编译/黄子麟

(转载自美国《tennis》2021年第5/6期)

推广

发表评论